玩极速快3怎么投在线|极速快3全天计划官方吧
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隱性評價從沉默走向對話

發布時間:2019-04-14 作者:聶洋溢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幼兒園教師評價是指發生在幼兒園一日生活中,教師針對幼兒的具體言行表現所作出的言語或非言語的,具有肯定或否定傾向的價值判斷。它是教師對幼兒行為表現的反饋、判斷與回應,是教師與幼兒相互交往和共同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但是,我們往往較多關注教師評價行為中的顯性評價,卻經常忽略了隱性評價,即間接的、內隱的、非正式的評價。其實,隱性評價涉及范疇廣、作用對象多,對幼兒的影響更加深遠。

消極隱性評價給幼兒帶來負面影響

由于隱性評價對幼兒的影響具有潛在性和滲透性,以致我們往往無法察覺,尤其是可能給幼兒造成負面影響的消極隱性評價,需要我們格外注意。

其一,思維定式下的標準化評價。教師往往站在成人的立場,以固有思維對幼兒進行評價。幼兒表現若符合成人眼中的常規就是合理的,否則,就會被視為不合理或者錯誤之舉,這種隱性評價無形中使幼兒的行為走向整齊劃一。例如,當教師審視幼兒的繪畫作品時,往往從幼兒的繪畫技能表現對其進行評價,包括形狀是否和實物相像,涂色是否均勻等。如果幼兒將太陽畫成正方形,涂上藍顏色,教師就可能對幼兒持否定態度。這種成人所謂的標準化的評價邏輯,使得幼兒的個性和創造性無法體現,甚至被扼殺。

其二,缺乏引導性的終結性評價。教師在對幼兒的作品進行評價時,傾向于給出終結性評價,而忽略了通過評價對幼兒進行引導,這容易使一些不懂教師要求的幼兒很難改善自己的處境。筆者曾看到這樣一個場景,教師要求幼兒畫秋天的樹。一位叫樂樂的小朋友畫的線條很亂,有的直,有的彎。教師過來問:“你畫的是什么?”樂樂說是樹。教師說:“樹不是這樣畫。”樂樂說:“這是水,水把樹給淹了。”教師讓樂樂將紙翻過來重新畫,可樂樂卻不畫了。一方面,樂樂從教師缺乏引導性的評價中依然不明白教師的要求,不知該如何行動;另一方面,教師對樂樂的作品間接給出了終結性評價——不合要求,這種動作示意的隱性評價直接否定了樂樂的作品,也否定了樂樂的積極性、想象力與創造性。

其三,示范效應中的比較性評價。為了更好地發揮集體對個體的教化作用,教師傾向于在幼兒“示范”的過程中對其進行評價,通過比較的方式達到統一服從“常規”的效果。有時,教師會把幼兒的畫當作典型拿出來,“示范”給其他幼兒看。教師往往還要這樣問:“你跟大家說說,你畫的是什么,別人看不出來。”有時,教師還會同時給幼兒呈現畫得“好”的作品,讓全班幼兒欣賞。在這樣正反對比的“示范”過程中,教師的隱性評價既傷害了繪畫幼兒的心靈,無形中又會引導其他幼兒按照教師的要求統一行事,畫出教師希望看到的作品。

教師對隱性評價的潛在影響較難察覺

當下幼兒園教師的評價行為中之所以存在上述種種問題,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。

第一,教師對自己作出的隱性評價行為處于一種潛意識狀態。評價有顯性和隱性之分,教師常常過于關注實體的顯性評價,卻忽略了隨處可見的隱性評價。當教師沒有清楚地認識到自己是在對幼兒進行隱性評價時,自然也就無法留意到它可能會給幼兒帶來負面影響了。

第二,受思維定式、實踐慣性抑或其權威身份的影響,教師視自己作出的隱性評價合情合理,理所當然。其實,隱性評價發生于教師對幼兒的一言一行中,同時作用于多名幼兒。當教師在對某名幼兒的行為進行評價時,其實也是對在場的其他幼兒的行為進行評價。

第三,教師自身的評價觀念存在誤區,導致其評價行為走向異化。如在評價中局限于幼兒眼前的、單方面的發展而非長遠的、整體性的發展;關注幼兒知識技能方面的發展而非興趣、想象力、創造力等其他方面的發展;傾向于以成人固有的評判標準去評價幼兒,注重以結果為導向,以比較為手段等。

善用對話式評價促進幼兒發展

首先,教師要傾聽幼兒之間的對話式互評。教師要打破自己的思維定式,拋開已有的習慣,給予幼兒作為評價者的機會。教師需鼓勵幼兒開展對話式互評,并從旁觀者的角度認真傾聽幼兒彼此之間的評價。在幼兒開展對話式互評之前,教師不能給予任何暗示和價值判斷。在對話式互評過程中,教師可充當啟發者的角色,以價值中立的問題、非情緒化的言語引導幼兒,通過描述其所見所聞、所思所想對他人進行評價,如“大家猜猜某某小朋友畫的是什么”“為什么是這樣的”等。此處,教師的作用只是“穿針引線”,使幼兒與同伴之間的對話式評價更充分、更深入,盡量避免幼兒過于隨意的評價。通過幼兒與幼兒之間的對話式互評,教師能從幼兒的角度去理解他們的想法,能基于幼兒的說話意圖,發掘幼兒多方面的稟賦;幼兒能在對話式評價中萌生對自己新的認識,獲得多維的發展空間。

其次,開展離心的師幼對話式評價。教師要放下自己的權威身份,以“平等中的首席”身份參與離心的師幼對話式評價。離心的師幼對話式評價有雙重內涵,一方面,教師和每名幼兒都有位于評價中心的權利,所有幼兒都積極參與評價,關注和理解同伴的評價,并進行意義建構和經驗的拓展與再生產;另一方面,離心的師幼對話式評價是發散的,評價的意義不局限于眼前的具體事物,而是關涉幼兒的一切經驗。通過評價,每名幼兒都可以充分地將話題與生活經驗相關聯,發表對事物的見解。它伴隨著教師與幼兒之間、幼兒與幼兒之間經驗的滲透與融合,以及思想與情感的交流和共鳴。

再其次,教師要減少消極的隱性評價,善用積極的隱性評價。鼓勵的話語、好奇的疑問、支持的手勢、平等的對話、贊賞的眼神都可能成為促進幼兒發展的契機。

(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學前教育系博士研究生)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19年04月14日第3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0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[email protected]2019 www.uysat.icu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玩极速快3怎么投在线 福利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河南22选5专家预测杀号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诀窍怎么做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浙江风采1 秒速时时彩怎么个赢法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详情 辽宁快乐12选5助手 25选5一等奖多少钱